中明环保集团
求职者 合作者 weibo 联系我们
中明环保集团 > 新闻中心 > 环球视窗 >
新闻中心
集团新闻
业界动态
政策法规
政府工作
政企往来
电子期刊
中明论坛
环球视窗
华沙气候大会即将召开
来源:中国环境报 发布者:覃硕 发布时间:2013-11-07

 

    2013华沙气候大会(COP19)即将于11月11~22日在波兰华沙召开,本次气候大会将讨论哪些核心议题?有望达成什么样的协议?中国在谈判中将发挥怎样的作用?日前,在由搜狐网等机构联合举办的华沙气候大会行前准备会上,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司副司长李高、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高级顾问杨富强、北京中创碳投科技有限公司战略总监钱国强等发表了各自的看法。


    关注点一:对华沙气候大会有怎样的预期?


    李高:我们的目标是到2015年达成一个新的协议,继续加强公约的实施。在这个进程中华沙会议是一个重要的站点。虽然华沙会议可能不会有决定性的决议产生,但要在2015年如期达成协议,这仍然是很重要的一次会议。


    5年前,同样在波兰召开了波兹南会议,我认为它跟华沙会议有一点近似。波兹南会议是在达成巴厘路线图之后,向哥本哈根会议过渡的一次会议,由于其过渡会议的性质,并未被寄予很大的希望。我们要吸取波兹南会议的教训,不要因为华沙会议不会产生决定性的决议就不重视。各方要端正态度,首先自己重视起来,来了就是要把进程往前推进,带着这种心态参会才能取得进展。


    波兰政府本身对于这次会议还是很重视的,特别是希望能够很好地解决资金问题。我们支持波兰政府,希望其发挥主席国的作用,使各方在资金问题上展开讨论,发达国家落实承诺,特别是解决2013~2015年的资金缺口,加快向绿色气候基金注资,使其尽快投入运行。资金问题解决好了,就解决了很多发展中国家的一个核心关切,也使他们有能力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更多贡献。


    杨富强:目前发达国家还没有走出经济衰退的阴影,我们要考虑这样一个背景。2013年即将过去,但从去年就开始谈的资金问题还没有谈成。


    这次华沙会议不会有很大的进展,今年的华沙气候大会预备会只开了两次,我把希望放在明年。明年秘鲁气候大会将推出发展中国家关心的课题。此外,明年还有一些重要事件,一个是联合国明年9月将召开一个旨在促使各国拿出新的减排方案的会议,另一个是明年委内瑞拉将召开全世界公民减排大会。


    钱国强:《京都议定书》的意义何在?在于它传播了一个理念。哥本哈根会议失败了,但它的价值何在?在于传播了一个理念。为什么别人不接受我的观点?为什么别人反复要求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参与谈判的国家回国后会思考这些问题。正是这种力量在推动国际进程不断向前推进,但气候谈判在这方面的作用却比较容易被大家忽视。谈判本身就是一种推动对话进程的力量。


    华沙会议本身可能会是一次低潮,但观察气候谈判,不能孤立地看待华沙会议。从整个过程来看,哥本哈根会议是一次高潮。虽然没有取得预期的成果,但是哥本哈根会议之后,所有国家的国内政策和理念都有了变化,比如中国制定2020年的碳减排目标,就是哥本哈根会议推动的。


    明年的气候变化峰会将会是一次小高潮,可能会在减排方面往前推进一些。这本身是一种很大的进步,不能指望它能够达成一个大家都非常满意的架构,但这一套体系会往前推进。今后达成了一个协议之后,联合国还会定期举行COP会议,继续推动执行和谈判向前发展。


    关注点二:华沙气候大会将讨论哪些核心议题?


    李高:华沙会议很重要的一个方面还是落实。多哈会议结束了巴厘进程之后,有很多落实的工作要做。巴厘路线图经过5年的谈判取得了很多成果,特别是在资金、技术转让、适应、透明度、能力建设等一系列领域,建立了一些机制,这些机制对于公约真正发挥促进全球合作、应对气候变化的作用非常重要。在巴厘进程建立了这样的机制以后,怎样让这些机制很好地运行、切实发挥作用成为重要课题。


    多哈会议在资金方面做出了重要决定,不仅对绿色气候基金有要求,还明确提出,在2013~2015年,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资金支持不少于快速启动资金。我们期待在华沙会议上看到发达国家今年落实这个决定,或者提出在未来两年当中进一步落实这一决定的举措。这关系到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互信问题,也关系到公约进程能否真正有效地促进全球合作。


    多哈会议上很多发达国家决定加入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第二承诺期从今年1月1日起实施,目前实施情况如何?加入第二承诺期的国家国内批准程序进展如何?这些都是我们关心的问题。多哈会议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决定,那就是到2014年,重新审视这些发达国家的目标,看发达国家为此做了什么,以此促进发达国家进一步提高减排指标。而不加入第二承诺期的发达国家也要同等地提高减排目标。华沙会议应当为在2014年重新评估发达国家的减排指标作出必要准备。


    此外,华沙会议还有一个重要使命,就是加紧德班平台的谈判,以使到2015年如期达成协议,为此,在华沙会议上,德班平台谈判应当进入正式谈判阶段。怎样落实好“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怎样继续为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提供充分的资金和技术转让支持,发达国家怎样进一步发挥领导作用,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关注点三:中国在谈判中将发挥怎样的作用?


    李高:我理解的谈判就是商量,大家坐下来讨论解决方案。不是你向我施压,或者我向你施压,而是在尊重各国主权和照顾各自的关切的前提下找到大家都能接受的解决办法,共同作出努力。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第一工作组的报告实际上建立了一个历史累积排放和升温的关系,报告清楚表明发达国家的历史责任,有责任就应该很好地承担责任,而不是试图转嫁责任。


    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对其他发展中国家在气候变化中的关切和受到的损害感同身受,所以我们一直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发展中国家争取利益、提供帮助,包括我们通过南南合作渠道,为小岛屿国家、最不发达国家、非洲国家提供气候变化能力建设方面的支持,今后还会进一步这样做。


    在华沙会议期间,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会有很多时间花在跟各国部长协调和交流看法上,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我们在谈判中发挥积极建设性的作用,使得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合作进程能够稳步推进,最终形成有利于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公平合理的国际制度,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使他们的关切能够得到充分的照顾和考虑。


    杨富强:我力推中国建立南南气候变化发展基金,新的气候条约中可能会要求发展中国家出资,迟出不如早出, 自己主动出资。此外,可以推动中国的NGO走出去。中国在参与全世界气候谈判的过程中有没有自己的方案?中国的NGO有没有世界的观点?中国的智库有没有提出自己对世界性问题的解决之道?如果对于以上问题的回答是否定的,那么在气候变化谈判中,中国要发挥领导力确实有一些困难。

 
上一篇:2013全球南南发展博览会闭幕  
分享到:
 
下一篇:华沙谈判日本欲降低减排目标 希望取得国际理解

 

中明环保集团